“他丰富了我们对中国故事的想象”

2019-04-24 14:09:30来源:海外网
字号:

他让古典音乐这一小众艺术,在国际乐坛刮起一股“旋风”。

“郎朗的新专辑创造了我们20年来最好的成绩。”在举行的郎朗2019全新独奏专辑《钢琴书》北美媒体见面会上,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集团主席格雷厄姆?帕克表示,古典音乐界热爱郎朗,不仅因为他的专业造诣,还因为他的推广传播。

作为时隔3年后第一部录音室作品,也是郎朗回归环球音乐集团及旗下古典厂牌德意志留声机后录制的首张专辑,《钢琴书》在全球同步推出不到10天,就荣登中、美、德、日、法、英古典音乐榜榜首,进入iTunes全球流行音乐榜前10名,在全球数字媒体上获得100多万次点击量,成为2019年以来最高首周点击量的古典音乐唱片。

“让古典音乐走近大众,‘传播’与‘传承’同样重要。”郎朗说。

“致童年”“致同学”

打开古典音乐唱片《钢琴书》,就像打开每一位钢琴学子的记忆闸门。

这本“书”里,学琴路上的练习曲在大师的精湛演绎下,变得美妙动听,滋润心灵。“我小时候弹《致爱丽丝》《少女的祈祷》时就在想,要是有位钢琴家能演奏一下这些曲子,录下来做个示范该多好啊,怎么没有人录呢?”郎朗说,“现在,我来完成这个工作。”

这本“书”里,也收录了郎朗琴童时代的深刻“印记”。

比如车尔尼钢琴练习曲。作为贝多芬的学生、李斯特的老师,这位承上启下的钢琴家,毕生谱曲训练学生的基本功。不练车尔尼,弹不好贝多芬奏鸣曲,也别想弹李斯特炫技。但是他的曲子不好听,鲜有人将其录入唱片,初学者弹出来有如噪音。“我每次练习它时,都让我的邻居很崩溃,绝对上了他家的‘黑名单’。”郎朗表示,“现在录它一是想告诉小朋友们,把车尔尼弹好了也不会扰民;二是把它献给我当年的邻居。”

再如《少女的祈祷》。“这首曲子特别好听,清新欢快,柔美浪漫,让许多人喜欢上钢琴。”郎朗坦言,“我上来先弹它,能打开听众的心门,将其带入钢琴的世界。”

还有《莫扎特小奏鸣曲》。“5岁时第一次进录音棚,录的就是这支曲子。”郎朗追忆,“当时录制的‘红灯’一亮,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给谁弹了,有种停止的感觉,差点儿吓出自闭症来。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再去录就好多了。后来,我慢慢喜欢上那个‘红灯’,看到它就开始进入状态。”

这本“书”里,许多“第一次”等留下“印记”的钢琴小品,如同习琴路上的一个个坐标,勾起他对过往点滴的回忆。“什么是你生命中最初的幻想?”郎朗说,这些点燃他想象力的旋律,让幼时的他有了想成为钢琴家的梦想。他把这张带有诸多鲜明标记的唱片献给所有正在学习钢琴的孩子,希望与他们分享音乐真谛,唤醒他们心中的希望,使学琴过程不过于枯燥。“从这个角度讲,《钢琴书》也是我的‘致童年’‘致青春’‘致同学’‘致后来者’……”

让古典音乐走近大众

英国最具权威的电台Classic fm曾评选出历史上最伟大的25位钢琴家,其中在世的12位中,70岁以下的只有4人。随着年逾古稀的钢琴大师们逐渐逝去,古典音乐的时代渐行渐远。

“目前,全球的音乐教育状况不佳。”郎朗介绍说,美国重视体育,有非常专业的高中联赛,但多数公立学校没有开设音乐课。“美国的乐团尽管水平很高,夏天音乐节的观众也很多,可是进入年轻人市场时,你会发现美国年轻人对古典音乐很隔阂,听古典音乐的不多。”

郎朗说,纯古典音乐在欧洲更有群众基础,但如今没有亚洲学习者多。“1998年我刚到费城时,学古典音乐的中国人很少。而今亚洲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越来越多。现在去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你会发现一位教授如有20名学生,大约18人是亚裔,其中又有15人是中国学生。”

这种现象或许与郎朗的影响力不无关系。对于“25位最伟大的钢琴家”中最年轻的、也是唯一一名来自中国的这位钢琴家,Classic fm评价:“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因为‘郎朗效应’而学习钢琴。”英国《泰晤士报》称他是“正在创造新的古典音乐观众的超级明星”。

让古典音乐走近大众,“传播”才能更好地“传承”。“郎朗与许多著名的音乐人都有合作,包括爵士乐、电子音乐EDM、流行音乐JAYG等,只要能宣传推广音乐,他都乐意尝试。”郎朗纽约国际音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卢卡斯·巴文斯基·布朗说,“郎朗是我的合作者中最著名的中国人,格局比较大,开放而包容。他的唱片已在全球销售数百万张,在主流乐坛也获得巨大成功。”

郎朗的新专辑同样倾注了他对古典音乐传播的热情和思考。除了收录指引自己走上钢琴家道路的经典曲目,《钢琴书》中还有耳熟能详的当代电影电视配乐,甚至他在世界各地旅行中邂逅的丰富多彩的民歌。“民间曲调对于每个人的文化认同都是必不可少的。聆听这些音乐,会对古典音乐萌发崭新的感悟。”新专辑把全球乐迷对他的喜爱推向高潮,德国著名主持人马库斯·兰茨赞叹:“古典音乐后帕瓦罗蒂时代,郎朗是唯一的全球性的古典巨星!”

用音乐传播中国文化

在郎朗看来,时代的场景变化了,让古典音乐活在今天,赢得更多的受众,推广传播工作日益重要。

为此,他开启了全球音乐教育的篇章。2008年,他在纽约成立了“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致力于两方面工作。一是培养有天赋的专业人才,为托举出未来的钢琴家打造平台。二是培养普通人对音乐的兴趣,增强审美意识和生活情趣。“我们帮助美国贫困地区,包括纽约布鲁克林区及费城等地的非裔、拉丁裔儿童接受音乐教育,把音乐带入他们的梦想,为他们的生活增添光泽和色彩。”

10年来,郎朗与基金会一起筹集了数百万美元投入到音乐教育中,发展出众多成功的项目,包括“灵感的琴键”、“101钢琴家”、“青年学者”、“爱心接力”等。3月29日唱片发行当日,基金会宣布将投入500万美元,今后5年与全美超过140所公立学校合作,帮助校方建立“钢琴实验室”,惠及5万多名学生。

他还开发了一套极受欢迎的钢琴教程——郎朗钢琴启蒙教程。教材里收录了《茉莉花》《彩云追月》《赛龙舟》等中国传统曲目,顺便介绍了中国端午节赛龙舟等节日文化。

“音乐也是弘扬中华文化的一个有效载体。”郎朗认为,钢琴是国际乐器,不带种族色彩,谁都能弹,外国人听到中国的《茉莉花》也觉得挺有意思。因此,帮助美国当地人包括华人接受音乐教育,也可以借水行舟传递中国形象、中国故事,增进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

去年3月,他在中国的音乐基金会正式成立,12月12日举行了首届慈善募捐,筹集善款逾千万元人民币,计划投给师资力量薄弱的郊区学校和打工子弟小学等四五十所学校。“古典音乐的传承正越发多元化。”他说,“三四十年前,学古典音乐的多是欧洲人、犹太人。今后你会看到,世界任何地方都可能崛起钢琴大师。”

在郎朗眼里,每位钢琴家的性格不同,走的路也不一样。“我在20岁时就确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要‘两条腿’走路,一面攻专业,一面促传播。”他希望两边都不耽误,可以兼顾,“如果音乐教育等传播工作影响到对专业的投入,我会调整时间给后者,让‘小众’与‘大众’相得益彰。”

“他在国际舞台上的身影,丰富了我们对中国故事的想象。”环球音乐集团全球经典与爵士音乐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狄肯·斯特纳说。(记者 李晓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4月22日   第 06 版)

责编:纪爱玲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