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悲催基金血泪:光大量化核心手握牛股也垫底

2018-01-05 16:58:16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号:

中国经济网1月5日讯 2017年已经过去,在这个行情强烈分化的一年,买对股票的基金自然赚得盆满钵满,而持仓中小创的基金则只能伤心落泪,不过这都无话可说,因为所买股票已经注定了结局。但有一种基金则是“手拿”大涨的股票却依然跑输同类,全年业绩反倒悲催亏损,让投资者欲哭无泪,其中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就是典型的代表。

以最不合适的策略迎战分化行情 光大量化核心全年业绩排倒数

2017年已经落下帷幕,从全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360001)以-8.35%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排名普通股票型基金跌幅榜前列。其实,如果单纯以业绩来看,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并非最差的,但从其已经披露的前三个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看,不乏“手拿”涨幅巨大的股票,但却依然落得如此狼狈,着实是非常衰的一只产品了。

让我们先从2017年下半年的持仓看起。数据显示,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三季度持有坚瑞沃能、保利地产、蓝光发展、万华化学、广和通、京东方A、陕西煤业、川金诺、九洲电气、华新水泥。其中六只都是主板股票,另外四只均为创业板。

在三季度里,以上十只重仓股中华新水泥涨幅最大,达到了51.42%,另外还有万华化学、广和通、陕西煤业、川金诺、九洲电气、涨幅分别为47.17%、35.16%、26.44%、16.03%、17.53%,也就是说十只重仓股里面有六只股票的涨幅都超过了10%,另外四只也均以红盘报收。

然而即便是抓住了如此多的牛股,其三季度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也仅仅是上涨了3.25%,远低于沪深指数的4.9%和5.3%。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该基金的策略为量化基金,最大重仓股坚瑞沃能的持股比例也仅占该基金净值的1.19%,其余股票均没有超过1%,如此分散的持股比例让其无法发挥买到大涨股票的优势。

而从四季度看,虽然目前并不知道基金经理在四季度里是否进行了调仓换股,不过以上述十只股票的四季度走势看,却有7只都出现了下跌,其中川金诺和坚瑞沃能的四季度跌幅都超过了32%,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在2017年四季度的净值表现为-2.44%了。综合来看,该基金在下半年里的净值表现仅上涨了0.81%,曾经多只重仓股大涨的喜悦已经当然无存,而从全年下跌8.35%的实事来看,上半年显然是其最大的败笔。

二季报显示,其十大重仓股为广发证券、陕西煤业、农业银行、鄂武商A、华域汽车、华夏银行、兖州煤业、中文传媒、中国人寿、大秦铁路。从板块来看,这十只股票全都是沪深主板市场上市公司,而在当季,这十只股票也均以上涨报收,其中华域汽车、陕西煤业、大秦铁路三只股票的涨幅超过了10%。但蹊跷的是,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的二季度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却是-5.58%。

在一季报中,其吉林高速、锦州港、山东如意、首商股份、栖霞建设、建新股份、松芝股份、瑞凌股份、金山股份、裕兴股份十只重仓股里面有七只股票收跌,而当季,该基金的净值也下跌了3.64%。

针对上半年的悲催遭遇,基金经理也在季报中进行了总结。其表示:“量化基金在 2017 年上半年普遍表现不够理想。究其原因:(1)量化策略本就是成功投资经验的定量化。如果以过去 5 年来看,市值相对较小的股票相对来说会有不错的表现,但如果放在最近半年,则相对表现不好。过去半年相对过去 5 年毕竟还是较短的时间,因此在量化策略的选择上相对市场的变化有些落后。(2)量化基金特别是规模较大的量化基金通常配置上百只个股,持股比较分散,而最近半年市场持续表现较好的股票比较集中,量化基金配置的众多股票涨跌互现,相互抵消后导致业绩平平。”

简单来说,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去年的悲催业绩主要受到量化策略的影响,这与A股市场分化行情格格不入,从而也导致了即使买到涨幅客观的股票却依然业绩落后。

规模十年缩水九成 重量级基金经理轮番上阵

从季报中也可以看出,基金经理在强调量化策略失效的同时也顺便“提醒”了投资者这只是基金的短期表现。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的了解,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360001)成立于2004年8月27日,截止2017年12月29日收盘,其成立以来的累计净值增长率为350.94%,近5年的年化收益为11.17%。

虽然长期来看该基金确实表现尚可,但另一方面,该基金近2年的业绩表现却始终不佳,近2年回报为-14.52%、近1年回报为-8.35%。对比来看,均大幅跑输沪深主板市场指数,也就是说,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的特点是在市场行情稳定的情况下,业绩或许会跑赢大势,但在市场行情不佳的情况下,业绩具有比较大的回撤风险。

其实,作为光大保德信基金公司旗下成立最早的一只权益类产品,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一直被公司看成是旗舰产品,这一点从基金经理职务上就可看出。

该基金的第一任基金经理为何如克,虽然此人早已不再担任基金经理职务,但在1995年以来其担任英国施罗德集团英国市场分析员,远东基金经理,施罗德台湾分公司总经理,施罗德韩国分公司副投资总监,施罗德上海办事处联席董事。在管理量化核心这只产品时还说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

此后,常昊接手该基金的管理工作,当时常昊还是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副总监。再然后的袁宏隆、钱钧、周炜炜、赵大年、盛松,在担任量化核心基金经理职务的同时,均还在光大保德信担任重要管理工作。

根据任职基金经理职位时的公告披露,袁宏隆当时是公司副总经理、首席投资总监;钱钧是光大保德信权益投资总监;周炜炜先后担任投资部拟任首席投资总监、首席投资总监;赵大年先后担任公司风险管理部风险控制专员、风险控制高级经理、副总监、总监(负责量化投资研究等);盛松是公司副总经理、首席投资总监。

另外的田大伟和翟云飞除基金经理职务外,还分别是首席策略分析师和金融工程师(负责量化投资研究)、高级量化研究员。

如此重量级的配置也说明了光大保德信对该基金的“器重”。不过,从各阶段的表现来看,除了2005年8月6日至2007年6月28日,常昊管理期间的任职回报为278.34%,还有2014年8月2日至2016年4月25日,田大伟管理期间获得的44.82%,以及田大伟和赵大年在2016年4月26日到2016年12月8日共同管理期间的13.81%外,其余基金经理在任职时间里的任职回报均为个位数或者负数。

而从光大保德信量化核心的资产管理规模变动看,该基金却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呈现缩减的状态。比如,该基金自2007年底达到了284.79亿元的最大规模后,便一路缩水,虽然期间偶有小幅反弹,但最终还是在2017年底定格在了27.09亿元,十年缩水超过九成,这也让诸多轮番上阵的重量级基金经理显得颜面扫地。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光大保德信)成立于2004年4月,由中国光大集团控股的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光大证券)和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保德信)旗下的保德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保德信投资管理)共同创建,公司总部设在上海,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6亿元,两家股东分别持有55%和45%的股份。

看来,外资的参与也没能让光大保德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念好A股的经!(记者 康博)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