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八十年前的祖父和巨变的南京”

2017-11-27 14:35:09来源:新华日报
字号:

图片从左到右依次为: 克里斯·马吉。 刘建华摄 南京市第十二中学里的约翰·马吉图书馆。 葛启未摄 约翰·马吉拍摄的抢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的照片。 新华日报资料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国际友人约翰·马吉用16毫米摄像机秘密拍摄下日军的残酷暴行;80年后,约翰·马吉之孙克里斯·马吉追寻祖父足迹拍摄今日南京。镜头里的南京,变化翻天覆地。

拍摄中,他“看见”祖父。当年祖父冒着生命危险,用无私的爱战胜恐惧。他也“看见”并致敬和祖父一样伸出国际援助之手的人士,国际人道主义光芒照亮黑暗的人类浩劫。

拍摄中,他也“看见”巨变的南京。这个城市和人民曾饱受的创伤、屈辱,如今在迅速发展中呈现出宁静、美好、安康以及不变的友好与感恩。他看到巨变的南京,也看到巨变的中国。 ——记者手记

11月26日上午,应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邀请来宁拍摄“今日南京”的克里斯·马吉,在纪念馆接受媒体采访,讲述来南京拍摄的缘起和过程:“我期待让全世界的人看到我的摄影作品,这些照片不仅代表我个人、也不仅代表马吉家族,它更代表着南京、代表中国。”

替祖父接受紫金草国际和平奖章,他想接过祖父的镜头

1937年11月,日军侵华战争阴云逐渐笼罩南京,在宁的外籍人士纷纷离开,美国大使馆发布撤离警告,要求美国侨民离开。然而,约翰·马吉先生选择留下来。他与约翰·拉贝、魏特琳等国际友人组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约翰·马吉先生还当选为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他用16毫米摄像机秘密拍摄日军暴行,他拍摄的影像成为留存至今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唯一动态画面。

今年8月,约翰·马吉先生之孙克里斯·马吉代表家族来南京参加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颁发仪式,这是他第一次来南京。“童年就看过祖父镜头下的南京大屠杀暴行,尤其是幸存者夏淑琴一家当年受害的照片。”他说,祖父还在1937年12月到1938年2月间,给祖母写了很多信,这些信件按时间顺序,记录了他每天耳闻目睹的日军暴行。“这么多年,这些一直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克里斯·马吉是一名职业摄影师,他告诉记者:“8月的南京之行使我萌生了追寻祖父足迹、拍摄今日南京的想法。我从中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画面,决定来南京拍摄80年后相同地点的照片。”

经多番策划,克里斯·马吉决定于今年10月、11月和12月分3个阶段来南京拍摄。整体拍摄思路是通过捕捉同一地点的新旧对比,反映80年来南京城市的变化发展,向全世界传播南京大屠杀历史,传递珍爱和平的理念。

克里斯·马吉告诉记者,拍摄题材分为三类:一是从1937年约翰·马吉拍摄的南京大屠杀电影胶片中,选取建筑、街道和河流画面,拍摄80年后相同地点的照片;二是从南京民国时代的老照片中,选取具有代表性的画面,拍摄相同地点的照片;三是具有时代特色的南京地标,反映南京的建设发展。

“我还在拍摄中使用高科技360度全景相机,从而更加全面地呈现画面。除拍摄地点画面外,也融入人物采访等拍摄。”克里斯·马吉说,“比如我专门采访了幸存者夏淑琴,我还在下关采访了一位老船长。”南京沦陷前,约翰·马吉与儿子在中山陵前合影,今年10月,在中山陵前的同一地点,克里斯·马吉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外孙女夏媛及其儿子拍照。

在南京拍摄:他仿佛“遇见”祖父

克里斯·马吉已于今年10月完成第一阶段的拍摄。他拍摄了南京市第十二中学、鼓楼医院、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市小粉桥1号、栖霞寺、中山陵、新街口等地。

南京市小粉桥1号是约翰·拉贝的旧居,这是一栋西式砖木结构的小洋楼,紧邻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南园12舍。1937年11月,原德国西门子公司驻南京代表约翰·拉贝被推举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参与救助南京受难者。南京沦陷后,拉贝住所收留和保护了600多名中国难民,他的居所小粉桥1号成为了当年“恐怖地狱”里“爱的花园”。拉贝还在这里写下了著名的《拉贝日记》,成为控诉日军罪行最重要、最详实的史料之一。

10月25日上午,约翰·拉贝的曾外孙克里斯托弗·拉贝与克里斯·马吉来到这里,一同祭奠约翰·拉贝。克里斯托弗·拉贝非常激动,他不停地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两位国际友人的后人见面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相拥而泣!两位国际友人的后人在参观时满含热泪。回忆起这一幕,克里斯·马吉依然十分激动:“我们彼此的亲人都经历过南京大屠杀,最能理解彼此的感受。”

鼓楼医院是南京创办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家新式西医医院,1914年正式更名为金陵大学(鼓楼)医院。自1937年8月15日起,日军飞机对南京进行了长达数月的空袭,日军当局多次威逼外国侨民离开南京。南京大屠杀期间,鼓楼医院美籍外科医生罗伯特·威尔逊毅然留在医院救治伤者,他是当时南京城内唯一的外科医生,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南京大屠杀期间,约翰·马吉在鼓楼医院拍摄了大量医护人员救治伤者的影像资料。10月20日,克里斯·马吉先生参观了鼓楼医院历史纪念馆。在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监护室,马吉先生十分感慨:“80年前,我的祖父在这里拍摄威尔逊医生等医护人员救治伤者的画面。今天我来这儿参观、与医护人员交谈,我仿佛置身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与祖父再次相遇。”

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1937年南京沦陷后,在此任教的明妮·魏特琳女士选择留在中国,将校园腾出,改为收容妇女儿童的难民所。10月22日,克里斯·马吉先生来到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校园建筑古色古香,来往的学生脸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克里斯·马吉拍摄南师大校园里的明妮·魏特琳铜像,他从心底里对这位伟大的女性致敬:“她真的太伟大,了不起!”

南京大屠杀期间,下关码头岸边堆满了被日军屠杀的中国军民尸体。克里斯·马吉曾经看过这样的图片,非常难过,“这是人类的浩劫。”如今,他镜头下的下关,在秋天的阳光下焕发发展的活力与生机,宁静而美丽,他把这些用镜头记录下来,对比新旧,这样的变化让人感触鲜明,镜头下的物像和人,静默说明一切。

在南京拍摄,他常常觉得“遇见”祖父。在南京市第十二中学拍摄时他常觉美好的“恍惚感”:这所中学的前身是其祖父于1917年创办的“益智小学”,克里斯·马吉前往这所中学很多次,感受祖父留存的气息。

冬日南京,让他“惊艳”和温暖

11月25日,时值冬日,但冬阳煦暖。克里斯·马吉应邀参加第二届“感恩·南京国际安全区”冬日寻访徒步活动,在当年南京安全区范围里,他徒步8公里,并在他的祖父当年站立拍照的宁海路5号原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部旧址留影。

当天的志愿者和南京市民也参与到徒步的路线,他们得知马吉的身份后,纷纷表示感谢,并要求和他合影。克里斯·马吉说:“南京人很热情,他们对当年国际友人的援助历史知晓,内心充满感激和力量。”未来几天,他将拍摄宁海路5号、国民政府海军总司令部旧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总统府等地。12月他还将作为国际友人后裔参加国家公祭仪式。

冬阳里的南京让克里斯·马吉感到“惊艳”和温暖。他说:“南京不仅有古色古香的建筑,也有繁华的商业中心,还有令人惊叹的现代化地标性建筑,很美好。”同时令他感动的是,拉贝故居、下关电厂、南京安全区总部旧址……南京对许多旧址加以修缮保留下来给后人参观。“一座城市只有不忘历史,才能发展得更好。”他说。

“约翰·马吉先生的后人80年后沿着祖父足迹拍摄今日南京,这是南京今昔对比的最好历史资料,更是爱的延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表示,“待克里斯·马吉拍摄完成后,纪念馆计划于明年在国内外出版马吉摄影集,并在馆内举办马吉摄影作品展,通过马吉先生的视角,让更多的人了解南京大屠杀历史,了解南京这座城市。”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