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鼻祖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2017-11-27 10:53:16来源:湖北日报
字号:

图为:25日,在位于河南省安阳市的中国文字博物馆的甲骨学堂上,一名老师与一名小朋友在演示“保”字的象形含义。 (新华社发)

湖北日报讯 一片甲骨惊天下。近日,甲骨文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再次“惊”了天下。

100多年前的世纪之交,清代学者王懿荣在一种被称为“龙骨”的中草药上,发现了细小的刻画。这些神秘的符号经专家考证,被认定就是上古时期的文字——甲骨文,由此把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提前了1000年。

10多万片殷墟甲骨正得到精细化整理

开展海内外甲骨藏品家底清查、编著集大成性文献《甲骨文合集三编》,构建数字化甲骨文字库……近年来,随着一个个项目相继开展,10多万片殷墟甲骨已经或正在得到精细化整理,殷墟甲骨文进入全面整理和研究新时期。

目前,海内外甲骨藏品家底及保存现状已基本摸清,约有16万片甲骨文,共有单字4300多个,已释读字有1600多个。

写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殷墟甲骨文,是3000多年前晚商王室贵族占卜和记事文字实录,是中国独特的历史记忆文化遗产。发现100多年来,甲骨实物流散世界各地,研究者难以见到甲骨实物。

当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与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山东博物馆等几家甲骨文大宗收藏单位互相支持,密切协同,正分别对7万多片甲骨进行彻底整理与研究。

此外,随着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大数据、云平台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释研究”正式实施,中国还将建立甲骨文全文数据库。“甲骨学研究方法和研究手段的现代化方面将会有更多突破。”甲骨文与殷商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郭旭东教授说。

“冷门”不冷 代有传承

在世界著名四大古文字中,中国的甲骨文与写在水草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刻在泥板上的巴比伦楔形文字,以及雕在石头上的印第安人玛雅文字一起交相辉映,都曾在世界文明宝库中大放异彩。“遗憾的是,后三种文字都已失传,成为永远无法破解的历史之谜,唯有甲骨文历经3000年,一脉传承地‘活’到了今天,并演变成为今天的汉字。”郭旭东说。

但甲骨百年,却经常面临“专家兴趣盎然,百姓兴趣寡然”的尴尬。此次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对于长期从事甲骨文研究和推广的人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喜事”,“社会大众对于甲骨文知识的认知度将会不断扩大。”郭旭东说。“近年来,甲骨文已经逐步从书斋走向大众,但要让群众真正了解,还需要在传播方式上多下功夫。”中国文字博物馆甲骨学堂的负责人杨军辉说。“比如,我们会挑选一些象形程度高的字介绍给孩子,通过解读文字背后隐含的历史文化信息,以及这个字从古到今历史演变发展过程,让他们理解和掌握汉字的一些特征。”杨军辉说,截至目前,甲骨学堂已经举办汉字教育活动800多场,吸引了近3万个家庭参与。

古老的甲骨文 年轻的甲骨学

2016年10月28日,一则发在报纸上的“悬赏令”引起大家的注意:对破译未释读甲骨文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单字奖励10万元。

虽然在甲骨学研究方法和研究手段的现代化方面有很多突破,但在等待释读的甲骨文中,任何一个字的破译都将是一场“攻坚战”。甲骨文百余年的研究史上,虽然几次出现破译全部甲骨文字的有轰动效应的种种“新方法”,但在“轰动”过后,并没有使真正的文字考释工作有所前进。后继乏力是甲骨文与甲骨学研究长期面临的困境与难题。

“都说这是‘悬赏令’,在我看来却是‘招贤令’。”郭旭东说,近年来,甲骨文研究一度进入“低迷”,尤其是文字破译工作。

“我们这个行业,70岁都还算是年轻人,但甲骨文的传承和发扬,需要培养更多的接班人。”郭旭东说。

责编:季冉冉、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